热门选手习酒终止上市 酱酒第二股花落谁家

  • A+
所属分类:有限公司
截至目前,贵州茅台是贵州目前唯一一家上市白酒企业,但郎酒、国台和金沙酒业等新一批的酱酒上市白酒企业潜力股正在兴起,谁将摘得酱酒第二股的桂冠翘首以盼。 不过,习酒并没
热门选手习酒终止上市 酱酒第二股花落谁家

热门选手习酒终止上市 酱酒第二股花落谁家

  

热门选手习酒终止上市 酱酒第二股花落谁家

  

热门选手习酒终止上市 酱酒第二股花落谁家

  

热门选手习酒终止上市 酱酒第二股花落谁家

  截至目前,贵州茅台是贵州目前唯一一家上市白酒企业,但郎酒、国台和金沙酒业等新一批的酱酒上市白酒企业潜力股正在兴起,谁将摘得酱酒第二股的桂冠翘首以盼。

  不过,习酒并没有放弃其上市的野心。2014年,根据贵州省国资委的规划内容显示,茅台集团仍将继续保持对习酒的控股地位,在引入中粮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择机引入多种战略投资者,继续以酒类概念推动上市。其中,还明确到2014年底前争取习酒公司上市。

  据了解,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习酒”)地处赤水河畔二郎滩头,前身为创建于明清时期的殷、罗二姓白酒作坊,1952年通过收购发展而来。1998年并入茅台集团,属茅台集团全资子公司。

  2012年,茅台集团习酒公司国营60周年纪念大会上,茅台高层便明确提出2013年2月,习酒将在香港登陆H股。但是由于当年“三公”消费的限制和白酒塑化剂事件,导致习酒的上市速度迟缓。

  自贵州省政府发文提出推动符合条件的白酒企业启动和加快上市进程相关意见后,郎酒、金沙、国台几个排名靠前的酱香酒企业便蠢蠢欲动,争相当继茅台之后的第二家上市酱香酒企。

  “2018年是金沙酒业增长最快的一年,营收同比增长239%,原本规划第一个五年计划完成后实现上市,按照现在金沙酒业的发展速度,或将提前完成上市。”据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今年2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介绍。

  另外,今年10月22日,国台酒业副总经理王美军在某论坛上表示,国台酒业已进入上市辅导期,并有望在2020年4月申报IPO。

  目前看来,几家拟上市的酱酒企业中,规模最大的要属郎酒。实际上,跻身百亿阵营的郎酒一直以来标榜着“中国两大酱香酒”,其中青花郎、红花郎更是着眼高端、次高端打下市场基础。自2007年以来,郎酒就直言不讳上市野心,只不过长期以来因各种原因一度搁浅。2019年1月26日,郎酒方面公开表示,“郎酒股份IPO工作顺利推进,力争2020年成功主板上市”。

  按照钟方达给出的理由:因为和茅台同属一家集团,所以根据证监会的相关规定,同一集团不能有两个上市品牌,习酒的上市计划也不得不搁浅。

  对此,蔡学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台是有一定潜力的酱香型酒企,但其品牌影响力与企业规模是无法与郎酒、习酒等规模性酒企匹配的,虽然国台的发展速度较快,但这是在酱香型品类爆发的背景下完成的,还需要市场对于国台整个企业检验。

  钟方达在回应《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终止上市计划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数据显示,今年1-9月,习酒公司营业收入50.45亿元,同比增长34.4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41.16%。

  “同一集团不能上市两个品牌,习酒终止上市了。”习酒董事长钟方达如此回应习酒为何戛然而止上市步伐。作为拟上市的贵州酒企,“热门选手”习酒的上市路在此前经历了多年波折。10月29日,钟方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确实终止上市,但是日后是否还会重提上市计划尚难确定。

  “能否上市取决于不同上市资产之间是否具有彼此独立的业务,并没有规定一个集团不能有两个上市公司,如果两者的管理、销售、生产、渠道等无法有效分割清楚,那么就是彼此不独立。”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

  不过,酱酒产业的潜力也为几家上市酒企保驾护航。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酱香型白酒的产能约为50-60万千升,占整个白酒产能的4%。而从销售方面来看,2018年酱香型白酒的营收约为1100亿元,约占白酒市场的20%。也就是说,整体而言,尽管在白酒市场的占比偏小,但在生产效益上,酱酒的市场机遇仍然值得期待。

  但是,2014年的上市计划也未能如愿地顺利推行下去,直至三年后上市计划再次被提及。2017年12月,茅台某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表示,在2020年前茅台集团旗下有三家新上市公司,其中就包括习酒公司。此后,茅台集团及习酒公司虽然也数次提出将在2019年或2020年完成上市,直到今日,习酒的上市之路最终还是以戛然而止收场。